Kiyowa_/东方清和_
坑在ff14/DN/逆转裁判/魔角/AM
一个原创狗。
关于这个po主,请阅读about me.
点图po在i的标签里。
 

离酒(2)

时海视角
只有一半

他安静的躺在船舱里,耳边是海潮呼吸的声音,心里毫无怨怼——即使脑海中不断重复着被拒绝的画面。
“Air……”他低低的念着那个名字,“……A……”
……Lopez。
……火苗,Lopez。
……死亡。
……
不能再想了。
时海猛然坐了起来,强迫自己盯着窗外的圆月。
不能再想了。

他应该是艾尔七八岁的时候开始专职服侍艾尔的。
艾尔是这个贵族家庭现任家主的私生子——这是所有人,包括他们这些仆人都心知肚明的秘密。他被叫做恶魔,那个自诩仁慈的家主夫人一直在标榜他有着不净的血,他肮脏又污浊,他只能活着阴影里。
——甚至活着这件事都是这个“仁慈”的女人给予他的恩赐。
笑话,他想,这真是个笑话,到底谁才是恶魔?
那个懦弱无比的老男人倒是经常去看望被关在藏书馆深处的自己的儿子,让他接受家庭教师的贵族教育,甚至还调来了人照顾他。
当然也就此而已,老男人不敢靠近他也不愿靠近他,躲在一边为自己为了表达父爱去“反抗”自己的夫人这样的行为感动着自我高潮。
他还记得每天上完课之后,那个从未站到过阳光下的孩子都会怯懦的抱着书看着窗外,眼神满是艳羡。
“为什么父亲在花园里抱别的孩子很开心……却不抱我?”
“为什么我不能出去玩?”
那带着孩童的单纯,但悲哀日益深重的目光。
他不敢直视。
……他不敢告诉孩子他是谁,他正在被多少恶意和诅咒围绕——下人不能够多嘴,他还想要命。
年幼的他固执的觉得艾尔是被禁锢的天使,就像无数小人书里说的那样,不知世事的天使,善良纯洁,并且一直都会这样善良纯洁,这藏书馆,说不定就是保护他的宫殿。
然而现在他没办法再同意自己那幼稚的观点了——那时候的他会这么想,只不过是为了有个借口让自己心安。
因为他没有能力,也不敢顺遂心意去安慰,去保护年幼的艾尔。
那时的他甚至开始以此为乐,和那个他讨厌的老男人一样,一边伤害着这个孩子,一边被自己感动到自我高潮……他以为只要让艾尔呆在那里,一切都是好的,只要艾尔不离开那里。
只要艾尔不离开那里。
但懂事之后的艾尔开始反抗了……那孩子无数次想要离开这里,推开藏书室的门,走到阳光下——但是都被他阻止了。最过分的一次,他把艾尔强行拽回房间,挣扎之中艾尔跌倒了,靠坐在了书架边。那些厚重的书籍掉落下来砸在那个孩子身上,他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抱着头蜷缩在书堆里,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而他没有去扶艾尔,即使他知道这个久不见阳光的孩子身体和心灵有多脆弱。他甚至还在心里嘲笑:看啊,这就是不听话的报应。
——我在保护你,你为什么不能乖一点?
他转身就走,重重的关上了书馆的门,再锁上,就像每一次离开这儿去别处拿食物一样轻松愉悦,笑容里满是不知名的快意。
在这之后,艾尔再也没有动过离开的心思了。

评论
热度(3)
© 桶装冰淇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