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陆行鸟跟仙人掌搅基啦☆

Kiyowa_/东方清和_
【头像→Harrymiao
坑在ff14/DN/逆转裁判/FR/AM
关于这个po主,请阅读about me.

01

*日常的圣徒兄弟,无cp纯瞎写
*是嗜酒的哥哥对于被宠坏的死小孩进行的一次失败教育

  两人就这样坐在壁炉前,盯着跳动的炉火发呆。
  “噢,”夏恩的脸在橙红色的火焰前显得不是那么清晰,他盯着伊里尔露出的手臂,摇头叹气道“我是说,现在是冬季,你能不能穿的厚实一点,男孩儿。”
  “我想我可以说不。”伊里尔看了他一眼,“要知道,我一点也不想和你穿一模一样的衣服……”
  “它们的颜色不一样,你知道的。”
  “至少款式是几乎一样的。”
  他们互相瞪视着,又同时把目光投向跳动的火焰,一时间一室寂静。
  “……呼。”
  伊里尔低下头,将脚边将废弃的纸扔进炉火里,嘴里逸出一个无意义的音节,“我想我们应该换个话题,至少不关于我的衣服……”
  “那,关于你的恶趣味?”夏恩学着他从纸堆里抽出一张纸折了起来,“死要面子?别扭?还是那堆乱七八糟异于常人的生活习惯?”
  “……Shut up.”
  “All right……”
  他叹了口气,将纸飞机投进火焰中,看着它被火舌舔舐变成灰烬,“我只是想作为哥哥好好表达一下对弟弟的关心。”
  “呵。”伊里尔轻哼一声,像听见了什么世纪大笑话,“然后接下来就问我酒被艾尔藏在哪儿,你的套路我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了我亲爱的兄长,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不不,我是想说……”想说的话被数次打断,夏恩困扰的拍了拍脸颊,“……你就一直这样自己过?”
  “现在有艾尔陪我。”伊里尔也开始折起纸来,平日刺目的白色长发在暖光映照下变得柔和许多,“偶尔你会来看我,并不是独自一人。”
  “可是你很快就要出发去神圣天堂。”夏恩喃喃道,“就如同当初的我们一样,独自的踏上旅途,那个时候我们就都不会在了。”
  一身白衣的圣徒脸上写满了无所谓:“哦。”
   “你会发现很多人都跟你不一样。”夏恩没有理会伊里尔的不耐,宛如自言自语一般的低声说到,“你也不能再像对待我们一样对待别人,男孩儿,你该明白一离 开魔法山脊你就不能再傲气下去……你什么都没有,除了手中的武器,没有人会保护你,也没有人会包容你这样任性,你也不能再像现在这样那么天真。”
  “——我们宠爱你,但当你离开家的时候,你必须将你的锋芒,你的傲气收敛起来,”他垂下眼,“这就是真实世界的规则,你是聪明的,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一声嗤笑。
  伊里尔将千纸鹤朝火焰里一扔,垂下的白发遮挡住了他此时的表情:“我不会那样做,你该明白的。”
  又一次,被打断话语的夏恩无力的叹了口气。
  他的弟弟们怎么都那么难以管教——约书亚张狂些也就罢了,小伊里尔到了准备离家自立的时候,居然也不听劝……
  这死小孩可是个圣徒啊……这么没有耐心的圣徒,真的能找到同伴么……
  “你想的东西都是可有可无的,夏恩。”被自家兄长深深担忧着的死小孩漠然道,“对于我来说。”
  “对于你的未来,那些很重要……”
  “有没有都无所谓。”第N次打断,“能接受我我会心存感激,不能接受我我也不会对此感到失落孤寂——我忠于女神,于是我顺从女神的旨意,选择我的道路,为人们治疗伤势,守护珍重的人——生活在这里,我只需要遵守这几条规则就足够了吧,嗯?”
  “其他的就凭心意吗?”夏恩怔怔的看着他,“若是不合你心呢?”
  “……那就算了吧,融入群体中这种事情。”
  停止了这在常人看来极度危险的即兴演讲,伊里尔微笑起来。
  “所以我说,这个世界最好能让我高兴。”

  火焰跳动,秒针悄然的转了一圈又一圈,窗外的雪仍旧不停的下。
  两人对视着,最终还是夏恩妥了协。
  “真是个任性又危险的小男孩儿……我替你未来的同伴感到担忧。”
  “哦。”伊里尔漠然的转过头,“在二楼的书房。”
  “你是说酒?”夏恩一愣。
    “不然呢……”
  “噢噢,好的好的——”想到艾尔珍藏的酒,他完全不顾自己的兄长形象朝着楼上跑去,不忘回头大声喊道。
  “——我相信你的同伴们会喜欢你的,小家伙!”
  “……闭嘴喝酒。”
--
就想写写进入社会以前毫无收敛之意的伊利·任性死小孩·牛奶(。)
喜欢小少爷们(褒义

评论
热度 ( 4 )

© your陆行鸟跟仙人掌搅基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