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日谈①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在一切都告一段落的时候,命运闷声不吭的把自己锁在了夏恩的房间里。
“我没办法叫他出来。”夏恩侧着头看向门外,“我不管怎么叫他他都没有理我,这很不对劲。”
他们现在正坐在塞纳的房间里喝下午茶,他的房间落地窗很大,是欣赏雪景又不用被冷风刮的好地方。
“事实上,呃,我是说事实上。”灾厄坐在沙发上非常无奈的耸了耸肩,他的手正摆弄着一颗透明的水晶,“我还是觉得他心里是希望着你们失败的,这会让他有充分的借口,譬如‘救你们出来’这样的,然后离开这里。”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力量注入进水晶里,深沉的黑色从底部开始侵染它,而它仍旧流光溢彩,“我已经很久没有说这种背后小八卦了,我是说,他可能希望着能够出手救你们出来,然后干干脆脆的被这个世界吞掉……他一向是这么奇怪的。”
“……他这么想死吗……?”夏恩皱着眉。
“噢,是,是吧。”灾厄的表情很困扰,似乎在思考如何能够比较精准的表达自己的想法,“我不明白他在想什么,我认识他并不太久……请不要用这种惊讶的目光看我,我已经是第二任灾厄之神了!我的前任是个堕天使,比我现在这样厉害多了,他才是跟命运相处的比较久的人。”他手中的水晶已经完全变成了深沉的黑,他翻转着手腕,用它来反射魔石灯的光辉,“我认识命运的时候他就已经是现在这种样子了……你们要知道,恶魔的鼻子总是最灵的,他身上那种诱人犯罪的香气太重了,导致每次我看见他都会觉得很饿。我真的很饿,并且我觉得我根本控制不好自己对待他的态度,但是你知道吗,当我用那种看锅里的饭一样的表情看着他的时候,他从来一无所动!所以他说无所谓会不会被这个世界吞掉的时候,我真的很想把他吃了算了,毕竟他的气味那么强大而诱人……”他絮絮叨叨说了一堆。
“……听上去有点恶寒。”诺亚撇了撇嘴,又点了点头,“但是的确是这样,我第一次看见命运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血脉在沸腾,叫嚣着吞掉他,但是实力差距是在太大了……而且我们鸟人是优雅的种族,比恶魔优雅多了 。”他没好气的说。
“我曾经听前任说,他身上的气味很早很早以前就存在了。”灾厄认同的点点头,似乎丝毫不在意诺亚的挑衅,“法则并不是创始初始就决定了谁是他的执行者,这可是经过真正的厮杀挑选出来的。但是这才是命运最奇怪的地方啊!”他的眼睛突然发亮,“他是一位非战斗型的神明啊!他就这样顶着那种灵魂的香气在异族中一路靠武力赢得了法则的亲睐!我天,强大又美丽……令人动心。我完全不敢想象他是怎么活下来的,那个时候他可就像块新鲜的蛋糕,放在那群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异族神明面前。”
他用唱诗一般的语调感慨:“这简直是个奇迹。”

评论
© 桶装冰淇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