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陆行鸟跟仙人掌搅基啦☆

Kiyowa_/东方清和_
【头像→Harrymiao
坑在ff14/DN/逆转裁判/FR/AM
关于这个po主,请阅读about me.

0

    以魔晶石为动力的大型车沉默的穿梭在圣城中。
    就像梅里娅熟知的交通工具一样,这个国度的公共车辆也是按时间运行的——但它并不需要人来操控,也没有四个轮子,每辆车只由魔纹和车厢组成,复杂的魔晶石法阵支持着它离地漂浮行驶;而沿路的站点上刻印的魔纹则是由受过培训的普通人来操纵,控制它的走停。
    而现在,沿路站点处小操控台的灯火几乎全熄灭了——因为这是今日最后的一班车了。
     她坐在车厢的一端,头顶的大帽子已经摘下来放到一边,浅绿色的头发完全的暴露在魔石灯的灯光下,诡异的有些泛白。末班车里只有她一人,于是她毫无顾忌的伸了个懒腰,哈欠声一声比一声响——在没有人的时候,不必要故作姿态掩饰自己的疲倦。她甚至侧躺下来占了两三个位置,将它们当做临时的床,还小心翼翼的翻了个身想要睡得更舒服一些。
    然后她懵了。
    不知何时,她的对面已经坐了个神父打扮的少年。他金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眼睛同样也是半眯着的,似乎也是很困倦了。
  梅里娅立刻尴尬的坐起身来,心里祈祷着对方没有注意到她的这些无理动作。
    可事不随人愿,少年在她端正坐好后突然抬起了头看着她。梅里娅似乎能从他水蓝色的眸子中看到某种促狭。她疯狂的摇头,双手晃动着表达自己想让对方”什么都没有看见”的信息。但少年一声不吭,只是抿着嘴朝她笑。
    ……见鬼,梅里娅想,明明刚刚根本就没有人在车里!
    她皱着眉瞪着少年,将自己不满和忿忿的情绪直白的表现出来。
    被莫名其妙瞪着的少年摸了摸下巴,开口用梅里娅完全没有听过的语言说了句什么,话语结尾音调奇异的上挑,语气像是询问。他水蓝色的眼睛已经完全睁开了,直直的盯着梅里娅,表情从轻松变为凝重。
    梅里娅有些茫然。她对这个世界的语言几乎一无所知,根本无法理解对方想要表达的讯息。
    ——大概是察觉到了语言不通吧,少年的头微微垂下,无声的将手搭在了梅里娅的手臂上。梅里娅惊恐的看着他,她不知道对方想要做些什么——难道是劫色?她打了个哆嗦想要推开少年,伸出的手却穿过了对方的身体。
    ……见鬼。
    “我不是鬼。”少年似乎知她所想,摇了摇头字正腔圆的对她说。
    梅里娅的神色更加惊恐。
    ……见鬼了!!她居然听懂了这个小屁孩在说什么!!这厮居然能操一口中文说话!!难道这里也有中文这种语言系统?!
    “这里没有。”少年摇头,金色的长发顺着黑袍落下,诡异的穿过了梅里娅的手,“这种语言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你是外来者,我只能靠这种方式和你交流。”
    ……见鬼的方式吗……
    “都说了我不是鬼。”他苍白的脸上浮起红晕,似乎是有些气恼,但说话的语调仍然很温和,“外来者,这个世界的意识把你强行带到了这里,但是我没有办法送你回去。”
    “……那我怎么办?”梅里娅的心里虽然完全没有想信任这个少年的话,但还是忍不住追着发问了。
    “等这次灾难过去,如果这个世界还在,我就让他送你回去。”他说。
    “……什么灾难?”她苦着脸,“你这话说的,什么叫做这个世界还在?嗯?”

    没有回答。
    梅里娅疑惑的抬头。
    只见面前少年的身体已经变得有些透明,像是要消散了一样,她甚至可以透过他蓝色的眼睛看到车厢壁的魔石灯;原本手臂上微凉的触感也在慢慢消失。她急忙的收回手,拒绝跟少年有更多的“肢体”碰触,但还是忍不住看向对方。她看到少年的指尖开始浮现出魔纹,那魔纹逐渐的爬满少年半透明的身体,所蔓延之处总有奇妙的黑气翻涌,这般诡异的景象不禁让她更加害怕,躲在角落瑟瑟发抖。
    “去找我的眼睛。”
    少年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是在忍耐某种痛苦:“梅里娅,去找我的眼睛。”

    然后他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只是原本他所站的地方,隐隐间还有奇怪的黑色细线穿梭过去。
    而车仍旧在向前行驶。

评论 ( 1 )

© your陆行鸟跟仙人掌搅基啦☆ | Powered by LOFTER